www.modeng338.top

83岁钟南山飞机上问诊: 愿你老了, 也这么可爱!

03在和北师大学生的一场分享会上,白岩松回忆起当年采访书画大家、教育家启功先生的两桩趣事。

一桩趣闻,是启功先生对白岩松说:“有天晚上睡不着,心绞痛,我想这是要嗝屁,我就起来,反正没有什么事儿,写点遗嘱吧,就坐那儿想着想着,没什么可写的,睡着了。

”另一桩趣闻是,当年琉璃厂到处都是打着启功先生幌子卖字的商贩,20块钱一幅。

白岩松就问启功先生:“您去过琉璃厂吗?”启功先生回答:“嗬,去过!真有写得好的。

”白岩松又问:“那怎么判断,哪个是您的,哪个是别人的?”老爷子回答:“但凡写得好的,都不一定是我的。

写得不好的,还真有可能是我的。

83岁钟南山飞机上问诊: 愿你老了, 也这么可爱!

启功先生白岩松感慨,从启功先生、季羡林先生,到张中行先生,这些荣誉等身又返璞归真的老一辈大家,让他看见了智者的风范,也看见了少年的问题。

“很多年轻人以为,拥有知识就是拥有智慧,这是一种错觉。

”白岩松说,老一辈人,是多智少识,智慧内化于心,道理付诸于行,很少谈观点,谈宏论,谈知识;而现代的年轻人,是多识少智,观念很多,理论很新,但听了那么多道理还是过不好这一生,发表那么多言论还是做不好一件事。

为什么?知识,永远是知识,你,永远是你。

当知识没有在日复一日的实践中,内化成你举止间的修为,眉眼间的深情,背影里的温度,胸怀中的豁达,灵魂里的光亮,也就仅仅是知识而已,永远谈不上智慧。

一个有知识的人,未必免俗。

而一个有智慧的人,才是赤子。

那么,一个年轻人,怎么样从一个俗人成长为赤子呢?04一生坎坷却不丢赤子之心的木心先生曾说:一个年轻人,必须过两关:第一,和优秀的老年人聊天;第二,谈一场或成功或失败的轰轰烈烈的恋爱。

钟南山谈健康男孩过敏遇钟南山 图-1

木心这个开学季,有的孩子初背上书包,刚迈进校园,有的孩子已离开家乡,去大学读书。

他们会遇见长者,也会遇见爱情。

但年轻孩子,最大的优点是年轻,最大的缺点也是年轻。

因为年轻,容易生出“老子天下第一”的幻觉,陷入“为什么天下人都负我”的愤懑,也容易被别人的蛊惑和言论裹挟,变成冲动无知的废青。

有句话说:不要和年轻人讲道理,要走的弯路一步都不会少。

这话对就对在,经历和感受才是一个人最大的收获。

这句话错就错在,不是所有的经历和感受,都值得。

有些经历,一次就足以致命;有些感受,疼痛伴随终生。

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年轻的时候,通过文字和作品,对话和追寻,遇见钟南山、郭德贤、启功、木心这样的智者,哪怕,仅仅是我们身边那些历经岁月沧桑,愈发慈悲的平凡老人,也是一种难得的福报。

他们不仅让我们明白,有一种人,越老越可爱。

他们还引领我们,心怀期待这样的期待,我老了,也要这么可爱。

当你老了,白发苍苍,睡意朦胧,在炉前打盹,回忆过去的一生。

多少人爱过你年轻的容颜,以假意,以真情。

唯独一个人,迷恋这肉体之下,你铿锵可爱的,朝圣般虔诚的心灵。

那是智慧又慈悲的你,在无人的角落里,为自己吟诵。

看到一条不起眼的新闻,它没有被推上热搜,也很快被明星八卦淹没,但因为我看这条新闻时,正拎着大包小包的中药,从医院看病回来,所以特别有感触。

新闻和老院士钟南山有关。

钟南山大学挂号男孩过敏遇钟南山 图-2

钟南山8月31日,南航一架由新加坡飞往广州的航班上,一位9岁的男孩突发过敏,全身红肿,情绪激动。

家人六神无主,呼叫空乘人员,空乘人员调低机舱内温度,并拿来冰块帮男孩冰敷。

和男孩同航班的钟南山院士,听闻这一消息后,坚持跑到男孩的座位旁问诊,一番检查,确诊男孩没有生命危险后,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钟南山大学挂号男孩过敏遇钟南山 图-3

钟南山院士飞机上问诊讲真,看到这一幕,我心里挺感动的。

这感动,不仅有身为病号的我,刚从走廊里也挤满人的医院里逃出来,就看到男孩飞机上患病的遭遇,心有戚戚焉,还有身为年轻一代的我,看到83岁的钟南山院士,蹲下身子耐心询问素昧平生小男孩,那份关切让人动容。

很多人知道钟南山,是因为非典。